胡律师:13306647218

反垄断局做什么《市场监管总局开启反垄断大年:亿级罚单频出》

时间:2021-06-28 16:37:17

反垄断风暴来袭。阿里被罚款182亿后,美团也因进行“两个选择”等涉嫌垄断行为被立案调查。不仅在互联网领域,在医药行业,反垄断罚款记录最近刷新,杨紫茳药业因实施垄断协议被罚款7.6亿元。

过去4月,重大反垄断案件陆续公布。近日,在国务院办公厅新闻发布会上,市场监管总局两次发布加强监管的信号。4月15日,市场监管总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将加大对重大反垄断案件的调查处理力度,充分发挥典型案件的引领示范和引导作用。效果;4月26日,市场监管总局强调,将进一步加大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执法相关信息的披露力度,加大违法案件的宣传力度,发挥案件解释作用。

4月底召开的全国市场监管体系反垄断工作会议也透露,2021年是“十四五”计划的第一年,也是反垄断工作的“大年”,将坚持支持发展和依法规范并重,进一步加强反垄断监管和执法力度。

在反垄断号角吹响的同时,执法面临的实际困难也摆在了桌面上。——反垄断执法队伍规模不足,如何缓解执法力量的压力?

3月15日,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明确提出,要充实反垄断监管力量,增强监管权威。南方记者从多个渠道了解到,呼吁加强反垄断监管的声音由来已久。在中央加大反垄断力度的背景下,正在研究相关工作,增加执法人员配置有望提上日程。

一个月内两笔亿级罚单,瞄准“二选一”和医药垄断

去年底,互联网行业爆发反垄断风暴。

在监管政策层面,国内第一部平台经济反垄断指南明确了“顶尖并购”、“两个选择”、“大数据杀”构成垄断的判断标准。行政执法方面,阿里、文悦、HIVE BOX科技因非法实施经营者集中被罚款50万元,国内互联网反垄断行政执法实现零突破。

当时有专家告诉《南方记者》,“如果把反垄断监管理解为一个钟摆运动,那么钟摆开始向左转(收紧)。”

很快,互联网反垄断执法迎来了续集。今年3月12日,一系列12家互联网公司因未依法申报并购被罚款50万元。这次处罚的对象几乎包括国内互联网巨头,包括腾讯、百度、滴滴、JD.COM、苏宁等。

从专项系统指南的实施到一波又一波执法案件的发布,各种迹象表明“互联网平台不是反垄断法之外的地方”的信号已经明确。

4月份,执法热并没有减少。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先后发布了几起重大反垄断案件,重点是互联网监管顽症——平台的“两个选择”和关系国计民生的药品垄断问题。

4月10日,市场监管总局对阿里巴巴“二选一”的垄断行为进行行政处罚,并处以2019年在华销售额4%的罚款,共计182.28亿元。两天后,上海互联网英语餐饮配送平台的餐饮工作人员也因强制实施“两个选择”行为被罚款116.86万元。据最新消息,市场监管总局4月26日披露,根据报道,美团已被依法调查涉嫌“二选一”等垄断行为。

在医药领域,最近的反垄断案件也频频出现。4月15日,杨紫茳医药集团有限公司被罚款7.64亿元

在4月15日国务院办公厅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市场监管总局相关负责人透露了执法方向,——。加大对重大反垄断案件的查处力度,充分发挥示范案件的引领作用,满足广大经营者对公平竞争环境的期望。

在国务院办公厅26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市场监管总局还表示,将进一步加大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执法相关信息的披露力度,加大违法案件的宣传力度,充分发挥案件解释作用。

相比其他司法辖区,国内反垄断执法队伍规模不足

当反垄断号角吹响的时候,执法目前面临的“多案少案”的矛盾是无法避免的。

在今年的全国人大会议期间,许多代表建议增加反垄断执法机构的设置。连续三年关注反垄断的NPC代表赵冬玲在接受《南方记者》采访时表示,反垄断执法是高度专业和复杂的。反垄断执法人员数量有限,执法周期必然加长,难以及时应对社会热点关注。

据南方记者报道,目前,中国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反垄断局的工作人员不到50人。华东政法大学竞争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翟伟表示,“40多人对调查一个大规模反垄断案件感到紧张。面对众多的反垄断案件,单靠现有的编制真的很难。”

“从全国经济总量、贸易规模、案件量、土地面积、人口规模等诸多方面来看,我国反垄断执法队伍规模严重不足,执法力量捉襟见肘。”此前,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石建忠在接受《南方记者》专访时表示,如果执法队伍规模上的差距得不到弥补,肯定会制约反垄断执法的效率和效果。

去年,市场监管总局反垄断局出版了《中国反垄断法立法和执法现状实践》一书,书中包含了比较主要国家反垄断执法队伍情况的章节。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主要辖区反垄断执法人员超过200人,部门预算在3亿至30亿人民币不等。

其中,美国两大反垄断机构有1800多名执法人员,司法部和联邦贸易委员会有——名。在欧洲,欧盟竞争管理局有747名工作人员,德国联邦卡特尔局有358名工作人员,法国竞争管理局有198名工作人员。在澳大利亚,澳大利亚竞争和消费者委员会有964名雇员。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4月,英国宣布将在其竞争和市场管理局(Competition and Market Authority)下正式成立一个数字市场部门,该部门将监督脸书和谷歌(Google)等科技巨头,以防止它们滥用市场主导地位,扼杀竞争。新成立的部门将有60名员工。如上述书中所披露的,2018年英国竞争和市场管理局共有559名员工。

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所特别研究员刘旭告诉南方记者,今年是国内反垄断的“大年”,这涉及到执法人员的配备。目前,全国反垄断执法人员的数量远远落后于欧盟和美国的数千人。

“虽然有大量的国外反垄断机构,但面对大量案件时也是应接不暇。”比如德国翟伟就表示,提高了运营商集中申报的门槛,试图“抓大放小”。

根据新修订的《德国反限制竞争法》,经营者集中的申报门槛是德国一方营业额5000万欧元,至少另一方营业额1750万欧元。此前,这一标准分别为2500万欧元和500万欧元。

“事实上,所有国家都存在执法力量不匹配的问题。也许中国的表现

3月15日,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强调,要建立健全平台经济治理体系,反对垄断,防止资本无序扩张。会议明确提出,要充实反垄断监管力量,增强监管权威。

"充实监管力量就是增加执法人员."国务院反垄断专家咨询小组成员、浙江科技大学教授王健近日在接受《反垄断工作补助经费管理暂行办法》采访时透露,“中央已经在做研究,将加大执法人员配置。”

4月下旬,外国媒体报道称,市场监管总局计划将反垄断人员增加20至30人,并从其他政府机构获得更多人力,以处理需要广泛调查的案件。

目前,上述消息尚未得到官方证实。一些反垄断学者告诉《南方记者》,“关于加强反垄断执法的讨论由来已久。面对新的反垄断需求,有人推测执法人员会扩大,这并非没有道理。”

很多专家表示,扩大二三十人只是九牛一毛,从长远来看,执法规模可能需要扩大到十倍以上才能满足实际需要。当然,扩编需要具体的方案来推动,涉及到很多利益,最终需要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确认。

具体到如何扩大反垄断监管力度,翟伟认为有两个步骤:第一,执法机构要扩大,增加人员编制,增加专业人员数量。二是反垄断执法机构在执法过程中可以与经济研究机构、大学、社会研究公司等第三方专业机构合作,减少执法机构的工作量。

为了应对网络和技术的发展给反垄断带来的监管挑战,北京知识产权法研究会竞争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魏时珍建议,反垄断执法机构应效仿,增加技术调查员等岗位,帮助执法。“当初,可能是借用和调用专业技术人才。法律有了明确的定位之后,就可以设立技术岗位对外招聘了。”

中央明确充实反垄断监管力量,增加编制引起讨论

此外,还有观点认为,应通过优化执法体系来增强执法力量。据《南方记者》报道,2018年国家机构改革后,“三合一”反垄断执法机构形成了统一的反垄断执法体系,由市场监管总局负责反垄断执法。

在中国,反垄断执法属于中央权力。2019年1月,市场监管总局发布了《财经》号文件,明确了总局直接管辖或相关省级市场监管部门授权的案件类型包括垄断协议、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和全国案件复杂或影响重大的行政垄断案件。

省级市场监管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反垄断执法工作,以总局名义依法处理。为统一执法标准和规范,《关于反垄断执法授权的通知》指出,省级市场监管部门将在立案后10个工作日内向总局备案;在提出处理建议前,还需向总局报告,并接受其指导和监督。

由于认为反垄断执法权限过于集中于上层机构,有代表建议反垄断执法权限适当下放,市场监管总局当时回应称将在修法时进行论证研究。南方记者注意到,一些消息人士最近透露,由于工作量巨大,市场监督总局计划将审查一些案件的权力下放给地方机构。

当时上海市反垄断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过去企业要去北京申报经营者集中,材料齐全后由国家部委审批。以后这个审核会在上海申报审批,企业会大大减少时间和其他成本。

南方记者注意到,深圳作为“副省级”城市,也在争取反垄断执法授权试点资格。这一消息在今年2月28日广东省政府发布的《粤港澳大湾区促进竞争政策实施方案》中得到证实。

《通知》明确支持深圳开展竞赛执法试点。我们将继续争取市场监管总局对深圳反垄断执法试点的授权。支持深圳建立独立的公平竞争审查机构,试点实施独立审查制度。

在各种关于反垄断执法权力下放的讨论中,也有学者质疑其在一定程度上使中央权力地方化。特别是当相关区域市场和行政区划不一致时,当地执法机构可能面临各种压力,无法从维护全国统一市场的角度实现执法目标。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一些专家呼吁建立派出机构的工作制度。南方记者指出,这一建议也反映在去年1月公布的《实施方案》草案中。国务院反垄断执法机构除授权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的相应机构外,可以根据工作需要设立机构负责反垄断执法工作。

然而伴随而来的问题还有待解决。——如何设立派出机构,按省或地区划分;机构与省级监管部门的关系如何;如何理顺后续的起诉和复议程序,毕竟不同级别的机构所施加的行政处罚,受理法院和行政复议机构也是不同的.

所有的讨论仍然没有结果。无论未来如何,如何更有针对性地动员执法力量,更高效、更有效地提高反垄断监管水平,是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

杜南反垄断研究小组制作

协调员:南方记者李玲

作者:南方记者李玲见习记者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