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什么情况下反垄断?林采宜:反垄断究竟应该反什么?

时间:2021-07-04 01:53:24

来源:林采宜

本文作者林采宜为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研究院副院长

反垄断到底应该反什么?

182亿元,前所未有的巨额罚款终于出来了,落在了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身上。原因是其零售服务平台引入了“两选”制度,限制了商家的选择,排除了平台竞争。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的行政处罚决定,至少用了三分之一的篇幅来论证阿里巴巴具有市场支配地位(2019年,阿里巴巴的网上零售服务收入占市场份额的71%,商品交易份额占全国网上零售商品交易总量的61.83%)。与此同时,在各大主流媒体中,反垄断的论调与“防止资本无序扩张”一起响起。

在这里,我们应该考虑一下:反垄断到底是反什么?防止企业做大做强(占据市场支配地位)?还是防止企业利用优势地位侵害交易对手的权益、破坏市场公平交易原则?

最早的反垄断法源于19世纪末美国的谢尔曼法,将四种行为认定为非法:价格歧视、约束性和排他性交易合同、收购其他公司股权、不同企业经理兼职(涉嫌串通)。从法律规定来看,企业的规模和市场份额似乎是反垄断法的重要对象。

然而,2000年微软近乎分裂的反垄断诉讼案,将反垄断法的实际操作变成了执法的新境界:从自身原则走向理性原则。

在“自我原则”下,无论你的行为动机是什么,是否造成不良后果,只要你的市场份额达到法律认可的“市场支配地位”,你就可能面临被肢解的命运。在“理性原则”下,如果被裁定为违法或违法行为,必然是当事人以限制竞争为目的,利用自己的支配地位侵害对方,损害其他市场参与者和消费者利益的后果。

通俗一点说就是打击“大店欺客”、“大客欺客”的商业行为,核心在于维护市场交易的公平。

大,不是罪。

市场经济中所有的技术创新、产品创新、管理创新都指向同一个目标:做大做强,在行业竞争中取胜,获得高于行业平均水平的利润。换句话说,垄断利润是激励所有企业不断努力的核心力量。没有垄断利润,就没有竞争,就没有企业创新的动力。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专利制度使得一些高科技企业拥有了天然的垄断地位。比如治疗恶性疾病的特效药,没有替代品,市场占有率100%。如何监管才不会滥用垄断地位?我觉得不应该拆分或者肢解它,而应该监督它的定价机制。

在互联网时代,边际成本递减效应与边际效用递增的马太效应相结合,使得这个行业呈现出与传统行业完全不同的市场结构。市场份额的集中化使得运营成本降低,网络效用不断提高。在这种情况下,反垄断执法的目标应该是什么?维护市场交易和竞争的公平,保护消费者利益还是分散市场结构?

2000年微软反垄断案的终审判决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

微软持有90%以上的PC操作系统市场,并以此捆绑浏览器,这显然是违法的,但“免费IE浏览器惠及消费者”这一事实挽救了它,防止了它被肢解。

二十年后的今天,一大批互联网巨头不愿意仅仅在自己的轨道上获得垄断地位,而是不断将触角伸向不同的领域,打造开放的生态,放大规模效应,形成更大的平台效应,获得更高的垄断利润。互联网行业普遍推广这样一个概念:“开放可以获得更大更持久的垄断。”

即使在其他行业,龙头企业也有其他中小企业无法比拟的成本优势和信息优势。所以,反垄断要打击的靶子,不是企业的大,不是市场份额的高,而是企业处于强势地位时侵害交易对手和破坏公平竞争的商业行为。,比如阿里,曾经强迫商家“二选一”,比如旨在碾压竞争对手的“补贴战”。

随着时代的变化,商业交易的方式也在不断变化,反垄断的目标可以越来越集中,目标应该越来越“模糊”。所有利用市场支配地位挤压对手(客户和供应商)并涉及破坏公平竞争环境的行为都应包括在攻击范围内。但一切以做大做强为目标的并购,都不受“资本无序扩张”的监管诅咒。

特别声明:本文为人文学者、经济学家林采宜的原创文章,欢迎转载,转载请在文章标题下注明作者及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