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反垄断法意味着什么《反垄断究竟是反对什么》

时间:2021-07-31 16:45:55

反垄断究竟是反对什么 大公司究竟为何令人恐惧?

禁止垄断在美国再次进入政治议题中心,处罚手段也升级为分割,以最大几家科技公司为目标。 谷歌、脸书、亚马逊、苹果。

现在,美国最后一部新反垄断法上市已经69年,距离最后一次分割已经25年,距离最后一次大诉讼已经21年了。 但是,其复发的原因和最初的分割基准石油——仍然是对个人自由和权利的侵害的恐惧,直接追溯到宪法第一修正案保护的自由。

它的回归也与公司的变化有关。 目前,世界上价值最高的5家公司都是科技公司,已经控制着嵌入数十亿人生活中的数字服务。 影响的不仅仅是猫狗的照片。

面临2020年美国大选选举,民主党候选人通过国民对科技巨头垄断的恐惧,开始确立政治资本。

反垄断究竟是反对什么 大公司究竟为何令人恐惧?

3月8日,伊丽莎白瓦伦(Elizabeth Warren )在纽约皇后区的政治巡演中宣布,当选后将瓜分谷歌、脸书和亚马逊。 第二天,苹果也参加了。

华伦是民主党的主要候选人之一,她分割的这四家公司,总市值接近3万亿美元。 所有创业者都是白手起家的偶像企业家,代表着美国过去几十年最辉煌的产业。

华伦的建议,科技公司必须分割为基础服务和产品,使科技公司既不能成为裁判,也不能成为运动员。 此外,还必须取消对科技公司的大收购,如通过Facebook收购WhatsApp。

反垄断究竟是反对什么 大公司究竟为何令人恐惧?

华伦的提案引起了很大的争论,但没有得到收获一边倒的反对。 分割科技公司的提案在过去的三年中,不断向包括各个领域的学者、运动家、科技公司的早期投资者在内的各种各样的人提出。 大多数不支持分割的呼声,要求只支持分割,加强反垄断力度。

已经被边缘化在专家议题上的几十年的反垄断,再次回到了政治议程中心。 这些都是建立在这些年来公众对科技大企业的恐惧之上的。

那么,大公司为什么令人恐惧?

其实从有反垄断概念开始,就没怎么变过。

“任何人一想起1890年的美国,就会意识到人民在动摇。 这个国家刚刚废除了奴隶制,为此感到幸运。 但是,另一种奴隶制凌驾于美国人民因资本聚集在——极少数人和公司手中而产生的奴隶制之上。 他们控制着这个国家的所有商业,包括生活必需品的生产和销售,都只服务自己的利益和利益。 这个威胁迫在眉睫,必须回归到牢固的监管上,保护人民不受压迫。 ”

反垄断究竟是反对什么 大公司究竟为何令人恐惧?

洛克凯弗尔勒

1911年,美国最高法院裁定洛克菲勒(Rockefeller )的标准石油在反垄断诉讼中败诉,此后标准石油被分割为34家公司。 当时的最高法院法官约翰马歇尔哈兰(John Marshall Harlan )在上述结审意见中总结了反垄断监督的根源。

反垄断究竟是反对什么 大公司究竟为何令人恐惧?

约翰马歇尔哈兰

海伦强调的1890年是美国国会通过世界上第一部反垄断法的一年。 反垄断运动的诞生源于对自由被剥夺的恐惧。 从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开始,逐渐定义了每个人的自由。

19世纪后半期,美国结束了奴隶制,迅速工业化。 同时铁路接通全国,电报接通远程通信。 商业公司的规模随着经济发展迅速扩大。

但是在公司壮大到一定程度之后,他们开始控制生活的方方面面。 最基本的物资价格,包括参加商业竞争的权利。

1887年,全美糖业的80%被布鲁克林商人哈弗梅尔(Harvard mell )垄断。 由于恶意低价竞争和收购,中小制糖工厂精糖和原糖之间的毛利率不到1%,既不是破产,也不是收购。

美国烟草公司以掠夺性定价等垄断烟草行业,控制了95%的美国烟草市场。 控制美国北部电力业务大半的供电控股北美公司,通过行贿获得7个州的电力经营权,控制着当地的电力价格。

农业被另一种形式垄断,中小农场主们发现负责运输的铁路公司管理运输市场,借机囤积谷物。 农场主只能面临困境:要么支付高昂的铁路运费,要么支付高额的储藏费。 “贫困农民不能花10到100美元的诉讼巨款一个人选择富裕的铁路公司”《华盛顿邮报》说。

1890年,美国议会几乎以全票通过了世界上第一部反垄断法《谢尔曼法案》。 在重复游戏后出台的法案对“抑制贸易”的定义有争议,但首次允许美国联邦政府以垄断为理由对公司提起刑事和民事诉讼。

反垄断究竟是反对什么 大公司究竟为何令人恐惧?

当时,美国政府的反垄断诉讼被分割的最大公司是标准石油(Standard Oil )。 标准石油是美国当时最大的公司,全盛时期的市值现在超过了1万亿美元,比苹果早了一个世纪。 洛克菲勒也成为了历史上第一个十亿富豪,也是当时世界上第一个有钱人。

反垄断究竟是反对什么 大公司究竟为何令人恐惧?

1904年,政治讽刺画家Keppler把标准石油描绘成章鱼一样统治政府

标准石油是当时的技术公司,白手起家的洛克菲勒以更高效的生产方式创立了公司。 但之后,标准石油通过投资和石油生产上下游的秘密同盟,打压了竞争对手。 最后,竞争对手要么卖掉,要么破产清算后卖掉。

最严重的是与铁路公司秘密合作,提高石油运价,大型炼油企业享受回扣抵消涨价,中小炼油企业无法想象紧随其后。 随后发展成运输标准石油的竞争对手油,铁路就需要为标准石油付钱。

铁路是当时最高效的物资运输方式,是饮食所需的蔬菜、谷物、水果——制作衣服的羊毛、棉花; 供暖使用的煤炭、石油都依赖铁路运输。 北方铁路公司和联合太平洋铁路公司控制着全美90%的铁路运输。

标准石油和铁路公司的合作直接控制了那个时代最重要的基础设施。 到了1896年,洛克菲勒、摩根、卡内基三大家族开始介入美国总统选举,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威廉麦金利(William McKinley )击败竞争对手——,成为工人, 试图解决垄断问题的威廉詹姆斯布莱恩) William )支撑的三大家族分别给麦金利20万美元,相当于今天的2000万美元,是布莱恩竞选资金的5倍。 这被认为是美国第一次围绕总统选举的政治献金丑闻。

此时报业也未能幸免垄断,1900年,美国有8个垄断性报业集团,各城市报业被垄断合并,成为一城一报。

反垄断究竟是反对什么 大公司究竟为何令人恐惧?

大腹便便的垄断巨头们站在国会议员的身后,暗示着对美国政坛的控制

压榨矿工流血事件,对垄断巨头的反抗极高。 美国政府开始行动了。

麦金利于1901年被暗杀,他的继承人西奥多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 )是积极的反垄断支持者。 罗斯福在最初的国情咨文演说中说:“工业联合体的出现,是工业发展的自然规律,不应人为阻止。 但是,如果大企业损害了公共利益,政府必须面对它们进行监管。 ”

在他的第一代期间,《M cclure’s》杂志开始连载对记者爱达贝尔(Ida Tarbell )标准石油垄断行为的调查报道,引起全民关注,最终出版成书。 罗斯福是塔贝尔忠实的读者,两人一直保持着书信往来。

1904年,西奥多罗斯福连任总统成功后,马上让司法部开始了垄断巨头的调查。 在此期间,西奥多罗斯福成功分割了垄断铁路市场的北方证券公司,展开了44项反垄断调查。

标准石油的诉讼持续了7年,西奥多罗斯福继任的塔夫脱总统对反垄断更加积极。 塔夫脱担任美国最高法院的最高法院法官,写了谢尔曼反托拉斯法的司法解释。

1911年,标准石油被分割为34家独立的竞争公司。 之后上台的威尔逊总统(Thomas Woodrow Wilson )进一步推进了反垄断,与FRB、FTC一起在他的任内建造。 他提名通过的最高法官路易斯布兰德斯(Louis Brandeis )直接表示:“我们必须做出选择。 可以拥有民主主义,也可以将财富集中在几个人手中,但两者不能并存”。

分割垄断巨头的逻辑持续到之后的1984年,里根的司法部分割了美国电信巨头ATT——ATT,在60多年的时间里垄断了市场,阻止了竞争,操纵了通话价格。

现在,谷歌、脸书、苹果和亚马逊成为了新的恐怖对象。

这些公司都是偶像,即使它们各自占有市场的绝对份额多年。 在2014年扎克伯格30岁生日之前,关于他的讨论一直是财富和进取的精神。

大型企业压迫中小企业,开始接受调查。 在反垄断积极的欧盟,谷歌通过提供家庭购物服务或在安卓系统上捆绑安装软件,获得了几张巨额罚单。 但是,在美国,诉讼和调查结果之类的东西对大企业有利。 毕竟,它们会给消费者带来更好的服务和更便宜的商品。

恐怖在2016年升级还是因为控制力。 华伦在公开书信中直言,分割科技巨头不仅要考虑经济原因,“不仅仅要担心来自亚马逊的经济垄断,也要担心其力量”。

反垄断究竟是反对什么 大公司究竟为何令人恐惧?

接受国会议员提问的扎克伯格

自由派发现了俄罗斯间谍用脸书炮制假新闻诱导选举的证据,保守派在脸书前员工的发言中发现了公司内部故意打压保守派的证言。

同时,谷歌搜索结果中的政治趋势,每次2008年开始的总统选举都存在争议,争议越来越大。

分析剑桥丑闻的爆发,可以让公众意识到隐私数据是如何在科技公司手里被泄露和出售的。 扎克伯格3天接受2次8小时的国会质询。

最新的反极右翼言论、反疫苗事件、亚马逊、脸书、YouTube纷纷清洗相关内容,成为新的言论审查。 Facebook的内容审查小组在两年内从3000人增加到15000人,投入了数亿美元来管理社交平台上的内容。 扎克伯格的一次采访类比反复指出:“管理脸书已经不再是传统的公司,而是政府。”

科技公司还在为控制恐惧的新理由做出贡献。 华伦在Facebook上投了分割科技公司的竞选广告,很快就获得了,并且又恢复了。 Facebook解释说,获得是因为违反了标志的使用规范,恢复是为了保证对重要议题的讨论。 但是,为什么Facebook要决定值得讨论的议题呢?

瓦伦离总统选举还很远,即使她被谷歌和脸书选中,也不会马上成为几家公司。 美国长期没有反垄断分割,上次分割是在1984年,上次修订法案是在1950年。

但是,对于大企业垄断的恐惧,再次回到了美国的政治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