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反垄断指南有什么影响!国内首部互联网反垄断指南出台

时间:2021-07-31 12:15:16

2月7日,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制定了《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 (以下简称《指南》 ),明确“二者择一”、“大数据杀熟”等行为是否成为垄断的判定标准。

作为国内第一个针对互联网平台的反垄断指导方针,它会产生多大的影响? 在中央“加强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的背景下,《指南》明确了什么样的监管方向? 国内的反垄断风暴会持续多久?

从年前网络反垄断法的破冰,到专业系统性指导方针的落地,种种迹象表明“网络平台不是反垄断法之外之地”的信号十分明显。 这是新的一年反垄断执法备受关注。

利箭未发,“可以不界定相关市场”规定删去

去年11月6日,市场监管总局宣布,将制定规范在线经济发展的制度措施,如制定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导方针等。 4天后,《指南》意见征集稿揭开了面纱。 2021年1月,经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全体会议审议通过,于《指南》年正式公布。

与公开征求意见稿比较,有观点认为《指南》会“温和”,其中一个重要的表现就是删除“可以不规定相关市场”的规定。

在当初的《指南》中,他指出:“在特定情况下,如果直接的事实证据充分,不依赖市场支配地位就无法实施的行为持续了相当长的时间,并且损害效果显着,难以准确界定相关市场的条件时,要划定相关市场

最终,《指南》没有保留该争议条款,“调查平台经济领域垄断协议、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事件、经营者集中反垄断审查的实施,通常需要规定相关市场。 修改为“。

据南都记者介绍,在反垄断案件中,界定相关市场是为了识别竞争关系,确定竞争者的范围。 在实践中,举证者举证的难度可能会增加。

去年1月,南都反垄断研究项目小组公布的《十余年反垄断案例分析报告》报告显示,309起垄断纠纷诉讼中,8成以上的原告选择以“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为由提起诉讼,结果整体败诉率达到89.32%。 原告面临的“枷锁”正是相关市场难以界定,无法证实被告具有市场支配地位。

“迄今为止最高法审理的3Q案件就是这样的例子。 如果原告能够利用直接证据证明被告有滥用行为,平台企业很可能面临大量诉讼,败诉。 ”。上海汇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潘志成说。

在他看来,“可以不定义相关市场”的规定,是对平台企业极具杀伤力的“利矢”。 目前,该《利矢》尚未发行,符合《指南》年提出的“营造竞争秩序,营造开放包容的发展环境”的执法原则。

暨南大学副教授仲春对此感到有点遗憾。 其实在国外也发生过同样的讨论。 仲春表示,2010年《美国横向合并指南》修订过程中也就是否需要规定相关市场进行了讨论,但最终在特定案例中,执法部门的分析表明无需从市场规定入手。 另外,在执法实践中,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有时会跳过相关市场的分析,直接用证据证明两家公司合并会产生竞争损害。

一家互联网企业法务告诉南都记者,相关市场的定义是分析方法,不是不可逾越的绝对必要的流程。 《指南》变更为“通常需要”意味着在特殊情况下也可以不定义相关市场。 在他看来,《指南》年的官方稿件表现“温和”,但“加强竞争监管,互联网不是反垄断法之外的地方”的指导精神没有改变。

“无论如何,我希望在未来排除和限制竞争效果明显的行政执法和司法案件中,相关市场规定不要成为侦查网络反垄断案件的“捣乱者”。 ”仲春说。

明确“二选一”“杀熟”构成垄断的标准

作为国内首个针对平台经济垄断行为的规范性文件,《指南》应对了“二者择一”、大数据杀熟、互联网屏蔽等热点问题。

以近年来争论不断的“二者择一”为例,《指南》将从惩罚性措施和激励性措施两个角度来说明这种行为是否处于垄断性的状况。

根据《指南》,“二者择一”的表现包括:平台经营者“屏蔽店铺、搜索分权、流量限制、技术障碍、保证金扣款”等惩罚性措施,以及“补贴、折扣、优惠、流量资源的支持。

但是,在特定情况下,企业不允许实施有限的交易行为,例如为了保持合理的经营模式,为了保护对交易的特定资源投资,保护知识产权、企业秘密或者数据安全是必要的等。

仲春告诉南都记者,平台基于上述正当理由对交易对方进行“二者择一”等垄断交易行为,需要达到“必须如此”的程度,也就是《指南》所称的“必须”。 “只以保护合法权利为名义进行垄断性交易,妨碍竞争的事实,是不能获得豁免的。 ”她说。

潘志成表示,“二者择一”是各种合法或非法竞争行为的共同表象,不应在概况上被禁止。 理想的执法是在“二者择一”的表象背后,正确分析限定交易的竞争效果,禁止具有反竞争效果的行为。

日前,市场监管总局通报称,阿里涉嫌“二者择一”等垄断行为。 2月8日,唯品会因实施不正当竞争行为限制品牌经营者的销售渠道,被处以最高价300万元的处罚。

国家层面相继出现执法趋势,表明政府滥用平台优势,迫使商家采取“二者择一”的监管态度。 此次《指南》还规定了“二者择一”的行为,使执法有了比较明确的考虑依据,向市场发出强烈的信号。

仲春进一步表示:“法律的生命在于执行。 有规定却不执行,实际上是对法律的轻视。 ”

对于另一个热门问题“大数据杀熟”,《指南》也做出了回应。 “大数据杀熟”是经济学中差异化的定价策略。 制造商根据用户的需求弹性提出不同的价格,通过低价或补贴来吸引新用户,从而达到增加利润的效果。

与征求意见稿比较,《指南》正式稿删除了“根据大数据和算法,对新老交易对手实行差异交易价格或其他交易条件”的判断标准。

从仲春来看,这符合商业实际。 说到底,对互联网企业来说,获得新客户的成本是客观存在的,为了吸引新客户而适度优惠是符合商业逻辑的。

社区团购、互联网屏蔽会否损害竞争?指南明晰

与之呼应,《指南》在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实施“低于成本销售”的条款中,特别添加了“合理期限吸引新用户”的正当理由。

有分析认为,该条款应对了当前热门的“社区团购”问题。 前几天,互联网巨头参加团购套餐,利用低价快速扩张的模式,引发了竞争的担忧。 去年年底,市场监管总局就“社区团购”发布规定,要求平台企业不得利用低价倾销等不正当竞争行为,扰乱市场秩序。

事实上,大企业通过“烧钱”抢占新市场的战略并不新鲜。 各家疯狂的补贴让用户看起来很经济,但经过激烈竞争后生存下来的,大多是背靠大公司的1、2家企业。

你觉得这种竞争行为怎么样? 一位反垄断专家告诉南都记者,新企业进入市场后,短期补贴基本相当于广告的作用,不一定受反垄断法的管制。

潘志成也在反垄断法理论和判例中认为,制造商低价销售,低于成本销售,进行“补贴战争”本身并不违法。 但是,如果企业这样将竞争对手驱逐出相关市场,重新提高价格,收回其前期价格战中投入的成本,将是违法掠夺性的定价行为。

进一步明确了分析《指南》“成本折价销售”的步骤。 一般来说,重点讨论是否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将竞争对手排挤出去,以及将竞争对手挤出市场后,是否有可能提高价格从而获得不正当利益,损害市场公平竞争和消费者合法权益等。

除了“价格战”之外,平台的屏蔽之争也备受关注。 《指南》明确规定,企业不得滥用其市场支配地位,不得无正当理由拒绝交易。

具体来说,要分析这种行为,是否要实质性地削减交易对方现有的交易数量; 在平台规则、算法、技术、流量分配等方面设置不合理的限制和障碍; 管理平台经济领域必备设施的平台在合理的条件下拒绝与交易对方进行交易等。

南都记者注意到,《指南》公布当天,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正式受理了嘀嗒至腾讯独家案。 嘀嗒要求法院立即停止腾讯通过微信和QQ分享用户嘀嗒的内容,赔偿经济损失和合理费用9000万元。

与此相对,腾讯方面支持字节跳动的多种产品,嘀嗒通过各种不正当竞争方式获取Wechat用户的个人信息,破坏平台规则。

一方谴责平台垄断,另一方称其违规将获取用户信息。 如何判断这种行为是否合理? 《指南》给出了粗略的分析思路。

平台拒绝交易的正当理由包括不可抗力等客观因素或由于交易对方的原因,与影响交易安全的对方进行交易不正当损害平台利益等。 另外,如果交易对方明确表示实际上不遵守公平、合理、无歧视的平台规则,则平台拒绝交易的行为可能会被免除。

作为《指南》年发布后国内首次平台间反垄断诉讼,嘀嗒-腾讯事件备受舆论关注。 明确法院最终判决或网盾争论的焦点,并进行行动指导。

反垄断风暴来袭,不止互联网领域需合规

他表示,近几个月来,各大互联网企业对《指南》的动态非常关注,阿里、腾讯、美团等公司也公开回应,落实监管要求,积极合规。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盘、林告诉南都记者,随着平台经济的发展,一些平台企业的规模变大,一旦发生垄断行为,危害性也变大。 目前,互联网领域反垄断执法监管薄弱,法律和制度方面也存在滞后,此时反垄断的必要性凸显出来。

潘志成表示,未来反垄断执法将不断加强,执法案件也将大幅增加。 希望在加强执法的同时,尊重经济规律,审慎执法,正确执法。

根据南都记者的整理,不仅是互联网行业,传统民生领域最近也相继发生反垄断事件。 1月29日,市场监管总局发布7起反垄断执法案件,其中原料药领域1亿张反垄断罚单——先发药业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被罚款1亿元。

2月9日,国内建材行业反垄断罚单记录刷新。 山东淄博联和水泥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和7家水泥企业因签订垄断协议实施,被罚款2.28亿元。

不难理解,近期反垄断鼓点密集与中央多次释放监管信号有关。 2020年12月1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要求“加强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随后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其列为2021年8个重点任务之一。

金融业分析师王蓬博对南都记者表示,中央政策是一致的,反垄断是未来几年监管的重点。 对市场来说,利用自身巨大场景优势和资本优势快速占领市场、压缩行业利润空间、打压其他玩家的商业行为可能会逐渐被阻止。

“这也将影响国内的商业生态,包括一级市场投资者的理念。 基本上,监管的目的是鼓励创新,维持市场稳定秩序。 ”王蓬博说。

仲春告诉南都记者,发展是第一重要位置,充分活跃的市场竞争是发展的必要保障。 目前反垄断风暴的立足点和行动都应该是促进“发展”而不是“打倒”。

出品:南都反垄断研究项目小组

采书:南都记者李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