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反垄断属于什么权《强化反垄断》

时间:2021-07-01 08:57:58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加强反垄断,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如何通过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促进高质量发展?记者采访了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成员石建忠。

反垄断有助于优化政府与市场的关系

记者:为什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把加强反垄断、防止资本无序扩张作为2021年经济工作的重点任务之一?

石建中: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高质量发展,为“十四五”开好头,指出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促进高质量发展的内在要求。高质量的发展需要创新,创新只有在有有效竞争机制的环境下才有可能。如果竞争机制被压制,垄断和不正当竞争就会影响竞争环境。只有良好的竞争环境才能促进创新;只有推动创新,才能提高竞争水平和水平;只有提高竞争水平和水平,才能促进高质量的经济发展。否则只能是低级股权的零和竞争。

记者:垄断和不正当竞争会对市场经济造成什么危害?

石建中:垄断和不正当竞争会对市场经济造成两种危害。垄断是指竞争不足,有效竞争被抑制,竞争被排除和限制。不正当竞争可能表现为过度竞争、无序竞争和过度竞争。竞争不足,市场就没有活力;过度竞争也会影响竞争对手的合法权益。无论是垄断还是不正当竞争,最终都会损害消费者的利益。市场经济离不开反垄断法,市场经济越成熟,对反垄断法的需求越强烈。

为了建立新的发展模式,我们追求高质量的发展。垄断和不公平竞争会导致创新动力和市场活力的缺乏,最终影响经济发展的质量。明确的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是为了维护公平竞争秩序,维护竞争机制的有效活力。

中国的《反垄断法》不仅反对市场垄断,还要求打破行政垄断。防止市场垄断意味着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打破行政垄断可以充分发挥政府的作用。因此,中国的反垄断有助于优化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使有效的市场和有希望的政府更好地结合起来。

反垄断困难主要集中在新经济领域

记者:中国在反垄断领域取得了哪些成就?

石建中:《反垄断法》自2008年8月1日实施以来,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首先,垄断行为破坏的竞争秩序得到了恢复,产生了查案和规范行业的良好效果。二是消费者利益得到保护,体现了以人为本的发展思想。第三,创新得到有效保护。其实现在的《反垄断法》已经留有足够的创新空间。此外,通过大量反垄断执法,一些行业建立了应有的反垄断合规意识,竞争文化不断完善。

《反垄断法》的任务是打破垄断,建设统一开放有序的全国市场,这意味着反垄断执法权属于中央。机构改革后,反垄断执法权由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统一实施。同时,反垄断执法具有高度的专业性和复杂性,统一执法也有助于积累执法经验,增强执法效果。

记者:目前,中国反垄断还存在哪些困难?

石建中:反垄断的难点主要集中在新经济领域,表现在两个方面:

第一,制度供给有待改善。当前《反垄断法》不是

新经济在提供极大便利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些问题,比如扼杀大数据、二选一、扼杀并购、平台企业自我优惠等。这些行为有的损害了消费者的利益,有的损害了公平的竞争环境。平台企业的经营模式已经初步定型,龙头巨平台企业由“儿童”变为“青年”,这就需要监管理念的转变,采取主动监管、协同监管、审慎监管、法律监管相结合的方式。当然,更重要的是实现反垄断监管的常态化。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2020年11月发布的《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反映了平台经济反垄断的常态监管理念。平台企业应把规范化监管作为互联网经济规范化发展的契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国家支持平台企业创新发展,增强国际竞争力”,同时“要依法规范发展,完善数字规则”。综上所述,是监管和发展并重,不是监管强监管弱的问题,也不是选择性监管和体育监管的问题,而是平台经济反垄断过程中常态化监管的回归。

执法应侧重于严重损害创新等领域

记者:你认为2021年反垄断领域应该做些什么?

石建中:《反垄断法》在国内推出已经十几年了。《反垄断法》提法的经济背景发生了很大变化。同时,我们积累了丰富的执法经验,对互联网经济领域的反垄断也逐渐清晰,应该会及时体现在《反垄断法》。

我个人建议《反垄断法》应该从两个方面进行修改:《反垄断法》的核心使命应该是维护竞争政策的基本地位,应该由法律来确定。明确了这个指导思想之后,具体的制度修改才能找到方向。此外,法律责任也应做一些改变。目前的法律责任类型不全,力度不够大,违法成本有时相对较低,有些规定需要进一步明确。

同时,要扩大反垄断执法队伍规模,加强能力建设,以适应反垄断法的使命和任务。执法重点应放在严重损害创新、国计民生和消费者利益的领域,加强对垄断行为频繁、多发行业的反垄断执法。

作者:我们的记者林立勋

来源:人民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