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什么是纵向反垄断法【12年历史的《反垄断法》】

时间:2021-07-23 18:28:12

记者戈津伟

《反垄断法》对中国互联网行业终于动了“刀”。

12月14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根据《反垄断法》第48、49条作出处罚决定,对阿里巴巴投资有限公司、阅文集团和深圳市丰巢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分别处以50万元人民币罚款。 三家企业没有履行依法申报股权收购的义务,都构成了违法实施的经营者集中行为。

50万对三大公司来说只是昙花一现,但却是法律范围内的“顶级”处罚,市场监管总局的意志已昭然若揭。 这也引起了社会的关注。

众所周知,中国互联网已经走过了26年,在此期间,作为新生力量,从无到有,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并以破竹之势发展。 以腾讯和阿里巴巴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市值均突破6000亿美元,超过移动、中石油、工商银行等传统巨头,成为中国最具支配力的商业力量。

互联网反垄断风雨欲来?

随着巨头的发展,边界不断扩大,中国互联网行业被誉为反垄断。

但是,迄今为止,反垄断法在中国互联网领域的影响力薄弱,未发挥应有的威慑和制约作用。

北京知识产权法研究会竞争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魏士庒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反垄断法实施12年了,到今年为止,无论从执法机构还是专家角度来看,对互联网行业都尽可能采取包容审慎的原则,有效垄断

“即使是有名的‘3q战争’,法院也没有认定腾讯公司具有市场支配性。 ”魏士廪说。

“3Q大战”是《反垄断法》年成立以来,最高人民法院审理的第一起网络反垄断案件,引起业界、用户和法律界的广泛关注,被称为“网络反垄断第一案”。

《反垄断法》有4种垄断形式,分别是横向和纵向垄断协议、经营者集中、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政垄断。 最常见的垄断形式是经营者集中,收购表现为VIE架构的互联网企业,是上述三家公司将受到惩罚的违规行为。

对于三家公司受到的“顶级”处罚,许多市场人士和媒体表示担心,监管部门是否会认真对待互联网行业的反垄断。

对此,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知识产权律师游云庭在接受界面报采访时认为,这三个案件反垄断监管恢复正常,有一定的启发作用,但未能发挥风向改变作用,需要继续观察。 因为最终市场监管总局认定这三笔交易不会破坏市场竞争结构而将其放行,但对未申报处以罚款。

但在进行处罚的同时,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反垄断局负责人表示,正在依法审查广州虎牙科技有限公司与武汉斗鱼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合并等涉及协议管理框架的经营者集中申报案件。

游庭表示,更值得关注的是腾讯主导的斗鱼虎牙合并案,该案既涉及横向垄断,也涉及纵向垄断。

“如果市场监管总局要否决这些经营者的集中申报,腾讯将付出非常大的代价,对该事件申报的审查结果更具讽刺意义。 可以体现政府的决心。 ”。 游云庭说。

但据魏士廪介绍,进入2020年,互联网监管、执法政策发生了一个转变,执法原则开始发生变化,变得更加严格。 这个信号很明显。

2020年,疫情来袭,国际形势发生剧变。 包括互联网平台对美国总统选举的影响在内,国家可能注意到大规模互联网平台略有无序地扩张,影响国家治理。 为此,日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在开展2021年工作时提出了若干要求,包括加强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

魏士廪说:“最有力的文件是11月10日《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日,基本调整了互联网领域过去有争议的话题。” “包括与共识管理(VIE )框架相关的申报在内,该意见征集稿仅一个多月,就已经开始调查。 例如14日的3起案件从典型的法律制定水平到实际的执法操作水平,一步比一步现实得多。 ”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数字经济法律创新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的许可,对界面新闻的采访也表示了同样的看法。 “这三个事件是当前大形势下的产物,表现出了相关部门对平台垄断的严峻态势。 ”

在这次的《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中,明确了协议控制(VIE )体系相关的经营者集中属于经营者集中反垄断审查的范围。

反垄断还是要回到法律的架构和规则之中

垄断可以分为不同的等级。 第一个层面是老百姓日常生活中感知到的垄断第二个层面是经济学垄断,例如认定的市场支配地位第三个意义上的垄断是法律上的垄断,法律上的垄断反垄断不是垄断状态,而是包括限制和排除竞争、经营者集中、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等行为的反垄断行为

反垄断法有两个特性。 也就是说,具有高度的政治性和技术性,律师行业的专业门槛很高,需要很多经济学背景、知识。 老百姓的感觉大多只能看到最浅的一层。

根据许可,随着监管越来越严格,互联网行业将会受到一些反垄断法的执法,但反垄断法的执法必须依法合规,光靠民众和经济层面的垄断并不能作为反垄断法的执法依据,还是

市场经济一发不可收拾地全身而动。 “大众层面的感知、经济学论证、法律判断,实际上不是一个层次。 日常人们的说辞可以作为执法依据,也可以作为制定一项法律法规、政策的依据吗? 之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许可说。

反垄断避免成为运动式执法

从全球来看,互联网行业也面临着反垄断监管的态势。 2019年,美国司法部和联邦贸易委员会(FTC )启动了亚马逊、苹果、谷歌、Facebook等互联网平台企业的反垄断调查。

近年来,随着《反垄断法》修订的推进,制定了《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出台了一些反垄断规则和指导方针,使我国互联网领域的反垄断法律制度更加完善,更具有可操作性和可期待性。

随着高层对反垄断政策的统一,有关行政部门很快落地实施,《反垄断法》在互联网行业被处罚的第一起事件。

市场监管总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这些企业(阿里、读书文、丰巢)在行业内影响力大,投资并购交易多,拥有专业法律团队,必须熟悉经营者集中申报制度,但由于影响不良,法律规定的

但是,对此“调查”,业内专家对界面报纸表示担忧,“反垄断相关的依法监管,有利于科技创新和市场发展,并不是为了反垄断而禁止垄断。 调查事件,规范一个行业,是一次辛苦的懒惰政治,不应该提倡。 ’中国商务广告协会数字营销研究院院长马旗戟说。

信息社会研究所所长王俊秀也对界面新闻表示,网络反垄断首先要去意识形态化,不能妖魔化、污名化网络公司,然后才能客观全面地分析。 我们必须反对运动式执法和监管。

在他看来,网络平台的经济区块已经具备了准公共设施的性质,需要以“必要的基础设施”的要求来看待,至少大众在解决较强的互联互通问题和数字鸿沟问题的同时,还需要从中美欧竞争的国际视野来看待。 但是,别忘了政府本身垄断了数据资源,必须让政府开放数据资源。 在政府、网络平台、社会大众之间寻求平衡,才是有效的管理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