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为什么各国要反垄断{为什么全世界都在反对科技巨头垄断?}

时间:2021-07-22 17:01:58

原标题:观点|为什么世界反对科技巨头垄断? 来源:天达共和法观察作者:詹凯的文章起源于詹律法政评论

律道为什么全世界都在反对科技巨头垄断?

最近发生了两起足以左右世界未来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事件。

另一方面,3月12日,市场监管总局处罚互联网企业,网络反垄断风潮席卷神州。 我曾预测去年10月全球网络反垄断热潮将席卷中国。 事实上,我们的经济受到网络垄断的危害远远大于美国经济,难怪在反垄断的问题上中国比美国更有力量和速度。

其二,最近拜登政权在美国提出的1.9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但另一个结合刺激计划的非常重要的法案被忽视了。 那就是众议院通过了新的劳动法案。 该法案被誉为罗斯福新政以来对劳动力最大的扩张政策,大大降低了组织和加入工会的门槛,增加了政府惩治劳动违法案件的处罚权,但这一切其实都是美国gig economy (兼职经济)带来的深刻社会。 本文从打工经济这一点具体分析网络垄断对经济的深刻伤害。

01

美国零工经济-互联网经济下的经济肿瘤

美国互联网浪潮开始于20世纪90年代,在信息化和数据化的改造下,美国国民经济开始被一批强大的新科技巨头垄断,特别是互联网头部科技企业。 这些大企业在迅速扩张的过程中,在给社会带来进步和增量的同时,也迅速破坏了以往的传统经济形态,即为普通大众提供就业的中小企业和零售业。 新科技巨头以减少人力劳动、提高自动化率为己任,所提供的新就业集中在研发领域和高科技管理层。 在其他低技术岗位上,科技巨头多以外包的形式解决,结果在美国经济中出现了传统意义上无法正常就业的巨大兼职经济人。

Gig Economy (兼职经济)是指从事非全职工作的人增加,公司也依赖非全职人员来完成公司业务的经济和工作形态。 非全职工作包括兼职、派遣制工作、自由职业者、中小企业主等自我雇佣等,非全职工作的形态越来越多样化。 总而言之,这是我们祖先非常厌恶的“兼职”、不正经的工作。 兼职经济人在中国有个很棒的名字叫自由职业者。 年轻人似乎认为专业和自由。 但实际上,很多兼职经济人在劳动地位上处于非常不利的地位,比如头部电商企业雇佣了大量兼职给他们发快递。有些头部移动平台大部分司机是临时工,而平台则是司机全部“独立科技企业通过这种用工方式实际上将许多社会福利责任推给个人和社会其他行业承担,自己因垄断技术和平台而获得高额利润。

适当的兼职经济的存在有助于增加就业的灵活性,但随着现代经济的发展,特别是互联网企业的垄断,导致了兼职经济的恶性膨胀。 据粗略统计,美国以前有20-30%的人从事非全职工作,而2020年则有约40-50%的人从事非全职工作,其中许多人将不再从事全职工作。 通过这样的不正当竞争,可以看出传统行业的利润正在变薄,曾经华丽的传统行业的劳动者也开始陆续驾驶网约车来补贴家庭。 然后,接下来的社会问题是,兼职经济人是自由的,但是非常脆弱,例如这次新冠灾祸中受到的冲击最大、损失最大的一定是兼职经济人。 在美国的医疗体系中,缺乏必要的医疗保险,如果得了新冠,基本上就是死路一条。 从这个角度分析,美国新型冠状病毒大爆发这么严重,死亡率这么高也与经济形态、打工经济的大规模存在有密切关系。 例如,为什么黑人社区的死亡率明显高于白人? 由于黑人大多从事兼职经济,虽然死亡率不高,如新冠,但没有医疗保险来治疗需要大量医疗资源的“花钱病”。 正如《药神》年所见,世界上只有一种病。 那是一种贫穷的病。

但是,不仅是美国,现在兼职经济像恶性肿瘤一样向世界扩展,离我们很近的日本也陷入了“派遣员工”的诅咒中。 日本现在约有2165万派遣员工,约占所有劳动者的4成。 派遣员工制度带来的不平等待遇导致了年轻人的贫困化,也是人们常说的内卷的主要原因。 这与科技、互联网、信息化带来的社会经济形态变化和经营者集中有重要关系。 大型企业特别是科技公司的垄断导致了这一现象的普及。

在这里,我们开始分析最近最受欢迎的词“内卷”!

02

内卷的实质

关于内卷,首先想起我毕业的2007年的情况。 那时,四大会计师事务所来招人,毕业生一个月给4000多人,成为合伙人一年几十万,还是个好工作,但十几年后,四大的工资还差不多,发展前途完全前所未有。 现在父母正在全力养育孩子,现在社会上有什么好工作吗? 除了互联网大厂能提供高薪外,还有哪些行业能支持高薪? 孩子接下来能做什么? 父母除了不安,只是黯然神伤。

事实上,这种利润平均化现象席卷了所有行业。 这里最惨的是传统上体面高薪的白领集中的行业,比如金融服务、会计服务,还有我们的法律行业。

这一切都可以很好地回忆起这是不是近十年发生的事。 与互联网企业的崛起同步吗? 这不是偶然吧。

大家现在除了在那里抱怨内卷和竞争过度,还分析过背后相关的其他原因吗?

一个重要原因是科技进步造成了科技公司的垄断,导致了社会整体利润率的下降。 在科技主导的新生产方式下,资本与技术开始紧密结合,人作为生产要素的价值正在迅速两极化,大部分价值集中在头部掌握先进技术和流量的小部分人手里。 出售劳动的社会大众大部分生产要素的价值在下降。 结果,各行各业都在强调信息化、自动化、人工去除,相反进一步推动了这一趋势。 甚至在法律行业,也想制造AI来解决所有的法律问题。

几年前流行的《新资本论》这本书已经说明了这一趋势,资本和技术的结合有可能将大部分低技术工人排除在增大的蛋糕之外。

所以,让我们来看看为什么美国的种族问题近年来越来越严重,贫困社区的枪战和抢劫问题如此激烈。 这个世界上真正懒惰的人其实也很少,只要认真工作,大家9点5分就能成为好人。 但是,如果只能整天打工赚一点钱,谁都会想办法赚钱。 另外,欧美各国反智现象的流行和科技产业的副作用也有很大的相关性。 因为电力公司而失业的小公司老板不那么喜欢新技术。

03

反垄断就是反内卷

因此,反垄断在我们经济阶段的重要性怎么说都不过分。 事实上,我们在互联网领域坚决禁止垄断,是为了保持经济活力,保护中小企业,更是为了保护我们的经济成果,保护我们下一代的生存和发展权利。

网络经济对中国经济的整体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但也有很多值得警醒的地方。

一、网络垄断企业使用大量的社会资源,没有充分回报社会。 这引起了很大的社会问题。 例如,互联网企业大量使用没有足够社会保障的“临时工”,这些隐形成本需要由整个社会来承担。

例如,各个网站、直播平台向未成年人出售和鼓励大量游戏和软件色情作品,它们名符其实地污染着下一代。 去年,2020年,发生了很多事,大家忽略了一件很有趣的事,《花花公子》杂志正式停刊了。 为什么? 由于目前所有的软色情业务都在向这些网络媒体平台转移,这些软色情被转化为吸引青少年的流量,成为广告费流入这些互联网巨头的腰包。 这些平台没有监督这些行为的本质措施,而是不断鼓励和容忍这种行为。

二、互联网企业破坏了众多传统产业中有价值的岗位,但提供的是低质量的替代。 传统的中小零售业和中小制造业是完整的生产和销售体系,为无数家庭提供了有价值的工作。 但是,这几年,原业主们中的一些人寄快递,或者在网上订车。 这意味着更长的工作时间、更少的家庭时间,他们的下一代被留在手机和直播之间,得不到教育和阶级提升的希望。

三、网络企业过分索要数据,侵害公民经济和发展权。 目前,互联网企业利用数据手段,通过所谓的购物节提倡消费文化,最大限度地引导顾客过度消费。 不仅浪费了普通人可以投入到再生产、再创造上的钱,更重要的是浪费了大家不可再生的时间。 其最终目标是培养一群“消费者奴隶”。 虽然没有说还信用卡商品是痛苦的时期,但是晚上回来就打算好好读书,但是想买日用品就去了电器店,然后开始刷。 最近,总是有人向我推荐想买的东西,是这样的经历吗? 刷一下,来吧,怎么到睡觉时间了?

这不是你意志薄弱,浪费时间的缘故。 我们都被网络公司监视,计算,计算。 算法不断用无孔不入的推荐攻击我们,消耗我们的金钱时间。 他们是帮手还是敌人?

这不是危言耸听。 我同事只说需要一个产品,就是微信的对话,这个产品很快就会出现在微信的广告上。 我们现在认真地生活在这样的世界里。 只有打破垄断,科技公司对用户图像的掌握才能碎片化,从而减弱和制止其“攻击”。

我们不反对互联网企业的成长,也不反对科技进步。 但是,我们必须深刻清醒地认识到社会统治中这个互联网企业的副作用,特别是垄断带来的巨大危害,并有足够的法律手段和措施制止这些通胀的巨头。 当我们接受这些高科技企业和企业的时候,我们需要时刻知道不受监管的企业就像失控的列车,对我们来说有什么危险。

综上所述,我们的反垄断是反内卷,给每个人一个更光明的未来。

(声明)本文系作者授权转载律道,文章仅代表观点,不代表律道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