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为什么要实行反垄断{为什么要强化反垄断}

时间:2021-07-18 08:27:34

非常及时

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重点之一是加强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这是针对我国信息化和网络经济中暴露出的一些令人不安的新兴现象,对引导数字经济健康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和适时性。

一些问题

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数字经济,在多年宽松的政策环境下,市场发展取得了一些成绩。然而,以平台企业为代表的大型互联网企业在发展中也暴露出一些问题,包括:滥用市场支配地位限制竞争或不正当竞争,损害市场公平竞争秩序;无序扩张、野蛮生长、横冲直撞,冲击正常产业秩序,造成利益失衡;都是一哄而散,损害了消费者和中小投资者的权益,引发了个人隐私泄露、企业跑路等潜在风险甚至恶性事件。

推动健康发展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国家支持平台企业创新发展,增强其国际竞争力,支持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共同发展。同时,针对监管的滞后甚至空白,要平衡好发展与规范的关系,依法依规发展,完善制度和法律,加强政策引导,发挥好政府在市场经济中的作用。

当前,需要做好三个方面的工作

一是根据《反垄断法》,重点加强对非法垄断的监管。对互联网平台企业实施反垄断规制,要依法办事,区分垄断状态和垄断行为,着力解决问题。当前,对市场份额较高的企业限制竞争、从事不正当竞争的行为进行约束显得尤为重要。要严格把握政策边界,区分平台竞争和应用竞争,区分新业态新模式的理性创新和创新中的偏差。反垄断法的本质是竞争法,要用产业政策代替竞争政策,防止执法的随意性。个人认为,要根据互联网“平台-应用”双层运行特点,支持和保护高质量发展创新驱动的新垄断竞争,协调把握法律的长期性和政策的短期性之间的平衡。

二是针对科技企业和金融企业混业经营,加强工商管理,明确规则,提升监管执法能力。防止互联网平台企业钻金融监管的空子,同时保障依法发展,保障科技创新。个人认为,面向“信息金融”的金融新秩序(Hiller,2014)应对数字金融实行“信息金融”双重监管,以保护数据资产(如F&G〔2020〕552号文提到的“万能资产”)与金融资产之间的市场平衡。要支持平台有偿共享数字化生产资料(如〔2020〕1157号文提到的“生产要素供给新模式”),发挥征信作用;要加强金融国有资产内部管理,重点防范金融特殊利益集团(所谓“朋友圈”)通过数字金融监管向互联网传播的道德风险和信用风险。

第三,要正确引导资本进入社区。目前,社区团购正在冲击传统菜市场,一些价格战行为不值得提倡。我们坚决反对低水平价格战和资本扩张中各种损害消费者权益的行为。问题在于,要引导企业提高服务质量,提供高水平服务(如品牌服务、体验式服务),创造高附加值,通过有效创新将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同时,我个人认为干预社区团购的市场行为是审慎的。保护小蔬菜摊贩的权益,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