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反垄断法也称为什么《《反垄断法》大修:为新商业模式划清边界》

时间:2021-07-17 06:00:38

《反垄断法》大修:为新商业模式划清边界

本报评论员 陈白实施《反垄断法》已有11年,并于2020年初宣布了第一次修订。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近日发布公告称,为进一步完善反垄断法律制度,已起草《〈反垄断法〉修订草案(公开征求意见稿)》号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稿),自即日起至2020年1月31日公开征求意见。

《反垄断法》于2008年推出,主要针对工业企业、商业企业和公共企业;但在本次修订中,互联网作为一种新的业态也被纳入其中,增加了关于确定互联网经营者市场支配地位的相关规定。其中特别提到:“确定互联网领域的运营商具有市场支配地位,还应考虑网络效应、规模经济、锁定效应、掌握和处理相关数据的能力等因素。”

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数字经济彻底重塑了当下的生产生活方式,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逐渐脱颖而出的巨头们开始打造自己的生态。然而,当巨头平台不断探索商业模式的无人区时,逐渐开始进入监管和法律的“无人区”。

2019年,互联网女王玛丽米克在年度《互联网趋势报告》中写道,超级平台正在成型。脸书、亚马逊、Youtube等超流量平台,为了从用户那里获得更高的转化效率,也在不断驯化算法。

在中国国内市场,这种趋势也开始出现。与超级平台的诞生相对应的是,电商平台每年购物节都在不断地引发争议,这是一场用户隐私泄露与大数据归属的频繁争议.在数字经济领域,竞争态势正在发生巨大变化:垄断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出现,这也将抑制创新。

平台企业的初衷是开放和多元化,但目前“平台经济”的趋势是尽量分化和垄断。回看目前很多超级平台,对现有的市场份额和数据流动性并不满意。与传统企业依靠资本、规模、技术构筑的“护城河”相比,平台经济更像是“赢家通吃”的模式。但是,是否存在滥用垄断优势、强迫交易和排他性竞争等情况。传统的管理方法已经很难说清楚了。

数字经济具有高频创新和动态竞争的特点,需要从法律层面构建适应数字经济发展的底层竞争规则。如何为新的商业模式划清界限,是与我们生活息息相关的互联网平台“基础设施”的真正基石。

随着科技平台公司的势力范围日益强大,越来越多的人呼吁拆分这些涉嫌垄断、侵犯用户利益的超级公司。在美国,大多数民主党人都持这种观点,甚至将拆分大公司作为党内选举的中心话题。1998年,美国政府诉微软垄断案是美国历史上最重要的反垄断诉讼之一。《时代》在总结微软的衰落和移动互联网的崛起时写道:“权力已经从微软转移到了它的竞争对手身上,监管机构的关注应该也是如此。”

当比自由竞争市场更长的超级平台开始成为对抗市场的“第四力量”时,就需要商业之外的力量来纠正。

在美国,1890年制定、100年来不断修订更新的《谢尔曼反垄断法》被称为“自由企业大宪章”;在德国,反垄断法被称为“经济宪法”;在日本,《禁止垄断法》被视为“经济法的核心”,其地位高于所有其他经济法规。

早在2019年9月,正式实施的《禁止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暂行规定》等三部反垄断法的配套法规就已经明确了互联网经营者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其他情形。但是,随着科技公司的变化和商业模式的创新,如何建立更加审慎的监管规则以适应商业世界的变化,相比于不断出台各种与时俱进的“办法”和“条例”,商业世界的可持续发展更需要的是立法层面的支持。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反垄断法》的大修是值得期待的,希望这次修订能够回应业务进展带来的各种问题。

本文经认证为“原创”,由《经济观察报》撰写。访问圆本. io查询【2E7PRI1Y】获取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