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反垄断的意义是什么!强化反垄断

时间:2021-07-16 09:52:23

来源:光明日报

强化反垄断 实现竞争和创新的良性互动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加强反垄断,防止资本无序扩张。自2008年我国反垄断法实施以来,经济社会发生了哪些变化?反垄断工作取得了哪些成绩?为什么当前要强调反垄断?如何通过强化反垄断促进高质量发展?带着这些疑问,记者采访了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成员石建忠。

垄断会损害竞争扼杀创新 市场经济越成熟反垄断需求越强烈

记者:反垄断、防止资本无序扩张是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重点任务。资本的垄断和无序扩张会给经济社会发展带来哪些危害?

石建中:垄断包括市场垄断和行政垄断。垄断协议、滥用市场支配地位、非法实施经营者集中是典型的市场垄断,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是典型的行政垄断。无论是市场垄断还是行政垄断,都将排除限制竞争、抑制创新、损害消费者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的可能。资本扩张主要是指资本市场的并购,这不仅会导致公司股权甚至控制权的变化,还会增强相关行业和市场的集中度,引发产业市场结构和竞争的变化。资本无序扩张发生在资本市场,后果会波及实体经济。如果相关行业的市场集中度被资本市场无序扩张过度推高,被同一资本或实际控制人控制,可能会产生排斥和限制竞争、抑制创新的后果。竞争与创新的良性互动是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必要条件。资本的垄断和无序扩张会损害竞争机制和创新动力,不利于经济高质量发展。

记者:反垄断法实施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发生了哪些变化和特点?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提出加强反垄断?

石建中: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运行规律的认识更加科学,竞争政策的基础地位逐步确立,更加注重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推动有效市场与有为政府更好地结合。要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就要防止和制止市场垄断;要充分发挥政府作用,就要打破行政垄断,防止和制止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市场经济离不开反垄断法。市场经济越成熟,反垄断法的需求越强烈。近年来,我国反垄断法实施以来,信息通信技术迭代发展,大数据、物联网、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数字技术推动产业创新、产品创新、服务创新。互联网已经深入融入经济生活的各个领域和环节,为提高经济效率、经济结构和消费者福利做出了巨大贡献。但与此同时,互联网经济领域垄断、不正当竞争、侵害消费者权益的现象日益增多,给市场经济秩序带来新的冲击,对市场竞争、创新乃至市场监管提出新的挑战。反垄断执法等市场监管作为竞争政策的保障机制,必须应对互联网经济新发展阶段的新挑战。

反垄断就是要实现竞争与创新的互动 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记者: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内在需要。反垄断的根本意义是什么?具体来说,在我国构建新发展格局、推动高质量发展的背景下,我

石建中: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以高质量发展为主题。高质量发展要建立在激烈竞争和动态创新的基础上。高质量发展离不开高水平创新,高水平创新需要高水平竞争。垄断和不正当竞争会扭曲竞争机制,破坏竞争秩序,损害创新。只有良好的竞争环境,才能繁荣创新;只有创新才能提高竞争的水平和层次;只有提高竞争水平和水平,才能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否则只能是低级股权的零和竞争。因此,加强反垄断执法,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就是要为创新创造良好的竞争环境,进而通过创新不断提升竞争水平,实现竞争与创新的良性互动,促进有效市场与有为政府更好结合,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对所有市场主体一视同仁 反垄断执法取得积极成效

记者:反垄断法实施以来,我国查处的反垄断案件有哪些特点?中国反垄断工作取得了哪些成绩?

石建中:反垄断法实施以来,我国始终高度重视反垄断执法,对所有经营者一视同仁,平等对待国内外资本、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大企业和中小企业、互联网企业和传统企业,保障各类市场主体公平参与市场竞争,为构建市场化、法制化、国际化营商环境提供保障。取得了非常积极的成效:一是恢复和实现了被垄断行为破坏的竞争秩序二是维护了消费者利益,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三是促进了创新的繁荣,现行反垄断法的相关规定为创新留下了足够的法律空间。此外,通过大量反垄断执法,部分行业建立了应有的反垄断合规意识,竞争文化不断完善。

平台企业进入“青年时代” 公平竞争是行业健康发展的前提

记者:平台企业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反垄断重点任务中多次被提及。为什么现在要关注平台企业?互联网行业反垄断的目的是什么?

石建忠:十几年前,中国互联网经济还处于“童年”初期,现在已经进入以平台企业为代表的“青年时代”,一些平台企业已经成长为巨型企业。在起步阶段,互联网经济需要鼓励、包容和引导来支撑其创新发展。但在其发展壮大后,在继续提供支持和引导的同时,也应承担相应的义务和责任。

平台企业是互联网经济背景下的新兴市场主体,是科技创新与商业模式创新相结合的产物。平台企业充分利用数据资源等关键生产要素,借助网络载体在经济生活的各个领域和环节发挥重要作用,展现出传统企业无法比拟的竞争优势和资源配置效率。同时,平台企业凭借业务流程中的数据、技术和资本优势,频繁实施“二选一”、“大数据扼杀”、“自我优待”、“扼杀收购”等行为。在不断优化算法和不断提升计算能力的加持下。平台企业的垄断和反垄断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

公平竞争是互联网行业持续健康发展的重要前提。互联网平台企业在市场竞争的激励下,不断推动技术和商业模式创新,在实现自身发展壮大的同时,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求。要实现行业持续健康发展,必须加强互联网领域的反垄断监管,完善市场竞争规则,营造公平的市场环境,不断激发企业创新活力和发展动力,加强安全监管

从实践来看,平台企业乃至互联网行业的创新驱动、动态竞争、网络效应等特征既不能影响反垄断法的适用,也不能成为挑战反垄断法适用的借口。在经历了必要的“观望”阶段后,欧美等主要司法管辖区都展开了相应的反垄断执法行动。就中国而言,对互联网行业采取“包容审慎”的监管原则,目的是保持竞争、鼓励创新、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而不是任由互联网行业垄断、不公平竞争。更重要的是,反垄断法为创新提供了法律空间。平台企业也应用更高质量的创新来证明自身价值,践行社会责任,提升核心竞争力,让普通百姓进一步享受科技进步和产业转型带来的实实在在的红利。

反垄断难点主要集中在新经济领域 需完善监管加强执法

记者:目前我国反垄断工作存在哪些困难和薄弱环节?如何加强反垄断,防止资本无序扩张?

石建忠:目前反垄断的难点主要集中在新经济领域,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制度供给有待完善,现行反垄断法与信息时代高科技支撑的商业模式不完全匹配,部分制度没有衔接。即使是遗漏的地方也需要与时俱进地进行适当修正;第二,新经济模式的动态竞争和商业模式给监管带来挑战。

不同的市场监管理念反映了对互联网经济不同发展阶段的不同理解,将对反垄断法的实施产生不同的重要影响。互联网经济进入平台企业时代后,需要将监管理念从早期的“包容审慎”监管转变为“主动、合作、审慎、合法”监管。

主动监督主要是指监督的态度。如今,随着对互联网经济认识的深入,平台企业实施的许多竞争行为都可以被识别和定性,许多限制性行为的竞争损害已经足够明显和严重,反垄断执法机构应积极介入并严格执法。

协同监管主要是指监管体系。与早期的“互相较劲”相比,现在要强调部门之间的协调,形成监管的合力。协调是以合理分工为前提的,要防止多重执法和推诿。充分发挥市场监管部门对于共性问题的作用;对于各领域、各环节的人格问题,要充分发挥行业主管部门的作用,切实打好“组合拳”。

审慎监管主要是指监管方式。在具体的监督执法中,不能冒进、独断专行,监督过程要严谨透彻,法律分析要细致深入。借助大数据、人工智能、算法等。平台企业实施的垄断行为更加隐蔽复杂,反垄断分析方法需要与时俱进,借助专业力量,拓展分析工具,完善监管模式。

主动监督、合作监督、审慎监督,本质上必须依法监管。依法监督既强调监督的依据和程序要合法,又强调常态监督,防止监督被误解为选择性监督和体育监督。依法常态化监管将进一步维护法律权威,向市场发出明确信号,规范市场行为,迫使企业聚焦主动创新、公平竞争、更好服务消费者。

从法律规定和执法力量来看,目前,反垄断法的修改已经列入NPC常委会的重点工作。我期待着反垄断法的修订。顶天就是明确竞争政策的基本立场;落地就是进一步强化反垄断法的法律责任。相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