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什么样算是反垄断呢(平台经济反垄断:规律与规则)

时间:2021-07-13 19:15:14

作者:车海刚

卷首 | 平台经济反垄断:规律与规则

罚款182亿元!有媒体在报道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对阿里巴巴集团实施行政处罚的消息时,省略了小数点后两位数字。事实上,省下的2800万元“零头”已经是巨额罚款。严惩阿里巴巴是自《反垄断法》于2007年出台并于2008年实施以来,中国反垄断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事件。

这项调查早就预示着。2019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促进平台经济规范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从去年12月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到今年3月的全国“两会”,都明确提出要“加强反垄断和资本无序扩张”。今年2月7日,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正式发布《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3月15日,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致力于推动平台经济健康发展。

监管部门在4月10日公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中发现,阿里巴巴集团“自2015年以来滥用其在中国网络零售平台服务市场的支配地位,禁止平台内经营者在其他竞争平台开店或参与促销活动,排除、限制相关市场竞争,侵害平台内经营者合法权益,损害消费者利益,无正当理由阻碍平台经济创新发展”。

很显然,对阿里巴巴的处罚并不是因为它有市场支配地位,而是因为它滥用了这一地位。“《反垄断法》”第十七条第一款第(四)项禁止‘交易相对人无正当理由只能与其进行交易’构成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一般称为强制性“两个选择”。

厘清这一点,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我国《反垄断法》的立法主题、执法重点和今后修订完善的方向,也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和落实中央对平台经济“发展与规范并重”的要求。要再发展,必须尊重法律,符合法律;强调标准化,就要建立规则,遵守规则。这两者相辅相成。

从美国最早的反垄断立法和司法实施实践来看,其反垄断历程在近百年间经历了多次探索、争议和调整。早期受哈佛学派垄断竞争和市场结构理论的影响,美国倾向于认为“大是原罪”,单纯以企业规模和市场集中度作为判断垄断的指标。后来芝加哥学派的理论盛行,美国反垄断的重点逐渐从反垄断立场转向反垄断行为。中国的经济发展路径、体制机制和市场环境与美国不同,但美国反垄断的经验教训仍能为我们提供许多启示和借鉴。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在规制反垄断对象时,应以非法竞争、抑制经济效率、损害竞争对手权益和公共福利为判断标准。打个通俗的比方,企业做大不是问题,问题是不能靠自己的大人物去莽撞行事,欺负或者要挟别人。这一基本原则也体现在我国的《反垄断法》中。

随着科技革命和产业转型的不断推进,反垄断与创新的关系越来越受到关注。如何通过反垄断来支持和保护创新,而不是攻击和抑制创新,成为学术界和实务界讨论的焦点。特别是近年来,以移动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技术发展迅速,广泛应用于生产生活中。世界各国的反垄断都面临着来自数字经济和平台经济的新挑战。

卷首 | 平台经济反垄断:规律与规则

毫无疑问,平台经济以其在技术和商业模式上的创新,为产业升级提供了强大动能,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更多便利,具有提高经济效率、提升生产力水平、增进消费者福利等多重价值。新冠肺炎疫情的发生凸显了平台经济在生活服务、在线教育、在线医疗、远程办公等领域的优势。但不可忽视的是,与传统产业相比,平台经济由于不受时间、空间等因素的限制,更容易形成更高的集中度,产生规模经济。平台企业往往具有自然垄断的特征;那些“流量为王”的头部平台企业,更有条件和动力去构筑市场壁垒,约束后发企业进入发展。此外,平台企业掌握了大量的公共数据资产,使其在经济属性之外还具有一定的公共属性,这也是对企业承担相应社会责任的极大考验。现实中我们可以看到,“大数据杀人”、强迫“两选”、赢家通吃、泄露用户隐私等乱象日益成为公众诟病的焦点,也成为行业监管必须解决的问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监管部门对阿里巴巴的垄断行为给予了沉重打击。我相信这不会是唯一的情况。

中国已经是世界上平台经济发展最快最好的国家之一。平台经济的快速增长,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政府包容、审慎、灵活的监管。同时,上述乱象的出现也提醒我们,只有着眼长远、兼顾当下,补齐短板、强化弱项,正视突出矛盾和问题,营造有利于创新和竞争的环境,才能促进平台经济健康可持续发展。

作为一种超越传统范式的“新经济”,许多问题在现有的理论框架和实践经验中是前所未有的。如何有效监管包括反垄断在内的平台经济,确实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我们要时刻牢记,监管的根本目的是为了更好的发展。这就要求我们坚持“发展与监管并重”的监管思路,深入分析平台经济规律,充分考虑平台企业特点,准确把握其发展演变的逻辑和趋势,进一步完善《反垄断法》等相关法律法规,通过合规监管维护竞争、鼓励创新、促进发展,构建既遵循市场规律又遵循市场规律的平台经济高质量发展格局,为平台经济治理贡献可资借鉴的“中国经验”。

本文发表于2021年第八期《中国发展观察》杂志

《中国发展观察》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中国发展出版社承办,中国发展观察杂志社编辑出版,是一份以发展为主线,以经济为重点的综合性半月刊杂志。设有战略、宏观、区域、世界、法治、社会、文化、前沿、产业、智库论坛等栏目。它具有前瞻性、权威性和可读性。《中国发展观察》在学术理论界、各级党政机关和企业家中拥有广泛稳定的读者群,被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发改委等重要机构和中国知识网、VIP资讯等权威数据库列为核心期刊或源刊。

中国发展观察杂志:

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荣华中路22号苑一城财富中心A座7楼(邮编:100176)

:www.chinado.cn网站

微信官方账号:ichinado(中国发展观察)

电话:010-683528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