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反垄断是什么职能,反垄断的“大年”来了

时间:2021-07-08 09:49:06

中国发展网综合报道

互联网平台上的“二选一”问题最近再次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

4月26日,市场监管总局表示,根据报告,美团近期因涉嫌“二选一”等垄断行为被调查。

剑指“二选一”,反垄断的“大年”来了

美团迅速回应称,“公司将积极配合监管部门调查,进一步提升业务合规管理水平,保护用户及各方合法权益,促进行业长期健康发展,切实履行社会责任。”美团还强调,公司目前各项业务正常。

就在半个月前,阿里巴巴刚刚收到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的处罚决议,对其2019年在华国内销售额4567.12亿元,占比182.28亿元,处以4%的罚款。处罚的理由也涉嫌“二选一”垄断。

剑指“二选一”,反垄断的“大年”来了

4月10日出票时恰逢周末,但这并不妨碍这个消息被迅速推送到网友的手机屏幕上。毕竟182亿元的罚款似乎太过巨大!是迄今为止中国企业历史上的最高罚款.

史上最大罚单

在阿里巴巴之前,根据罚款金额,中国反垄断执法机构开出的三大罚单分别是:

2015 2 月,国家发改委对高通公司处以罚款60.88 亿元,原因是该公司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以不公平的高价收取专利许可费,并进行搭售等垄断行为。

2014 8 月,国家发改委对三菱电机等 12 家日本零部件企业处以罚款 12.35 亿元,理由是这些公司达成了排除和限制竞争的横向垄断协议。

2016 11 月,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对利乐公司处以罚款 6.68 亿元,理由是该公司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实施搭售等垄断行为。

对本土公司的最高罚款是2014年8月,湖北省物价局以公司限定整车销售价格和维修服务价格为由,对一汽-大众处以2.48亿元罚款。

这次阿里巴巴被罚182.28亿元,已经是上述金额的数倍甚至近百倍。为什么这么大?市场监管总局的解释是:考虑到阿里巴巴集团违法活动的性质、程度和持续时间等因素。

剑指“二选一”,反垄断的“大年”来了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官网发布的对阿里巴巴的处罚决定

从性质上看,调查显示,阿里巴巴集团实施“两选一”行为排斥和限制了我国网络零售平台服务市场的竞争,阻碍了商品服务和资源要素的自由流通,影响了平台经济的创新发展,侵害了平台。商家的合法权益和损害消费者利益,构成《反垄断法》第17条第1款第(4)项“交易对方无正当理由只能与其交易”的禁令。

从时间上看,自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2015之后,阿里巴巴集团开始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提出“二选一”的要求,禁止平台内商家在其他竞争平台开店或参与促销活动。

从程度上看,其采取了各种奖惩措施,以确保“两个选择”要求的落实,保持和增强自身的市场力,获得不公平的竞争优势。

因此,根据《反垄断法》第47条和第49条的规定,开出了如此巨额的罚款。借助市场力量、平台规则和数据、算法等技术手段实际上,从4%

剑指“二选一”,反垄断的“大年”来了

《反垄断法》中的相关条款

我想知道美国代表团此刻是否在发抖?

的比例来看,此次并未顶格处罚。“二选一”已成新形势下不正当竞争的负面典型

阿里巴巴和美团被处罚或调查的主要原因是平台的“二选一”行为。

什么是“一个或两个”?其实,“二选一”并不是一个新话题。从媒体的公开讨论来看,2010年是一个被反复提及的时间节点。那一年,有两个“两个选择”事件:

其一是腾讯和360的“3Q,腾讯表示将停止在装有360软件的电脑上运行QQ软件,原因是“360多次造谣QQ侵犯用户隐私,恶意诋毁QQ安全功能”,用户再次使用QQ前必须卸载360软件。这也点燃了“一个艰难的决定”这个热词。

大战”,面对图书市场的榜首,从3C起步的JD.COM并不占优势,因此“二选一”成为当时JD.COM的重要战略选择。根据JD.COM的要求,书商和出版社必须在两个平台中选择一个进行销售。不过,刘后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当当网曾致信出版社,要求其“二选一”。

2015年“双十一”期间,京东。COM的实名举报直接指出,阿里的天猫平台要求商家做出“两个选择”。2017年“618”促销期间,天猫要求部分商家不仅退出参与JD.COM平台的促销活动,还要关闭在JD.COM的门店。之后,拼多多、苏宁等电商平台也加入了“混战”。

近年来,外卖领域开始出现“二选一”的现象。2019年8月7日,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上海拉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饿了么”)、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北京三快在线科技有限公司之间的商业诽谤纠纷、商业贿赂不正当竞争纠纷作出一审民事裁定书,根据裁定书,饿了么提起的诉讼直接指出美团要求商家“二选一”。

总之,这些年电商公司之间的纠纷不断,各大平台在成长过程中被安排组合,可能是一则“一个选择”新闻中的受害者,另一则新闻中“一个选择”的实施者。他们手拉手地战斗,枪响是不可避免的。

监管者自然不是素食者。互联网平台从口水战到法律战的“二选一”过程,也是其步入监管视野的过程。

2020年12月23日,阿里巴巴被调查的前一天,《全国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关于检查反不正当竞争法实施情况的报告》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审议。

报告将“二选一”列为新形势下不正当竞争的“反面教材”之一,具体指“平台利用自身优势地位和商家对其的依赖,利用不正当手段迫使经营者在平台之间“二选一”。报告指出,在反不正当竞争领域,“老问题依然突出,新问题层出不穷”。其中,排除、限制竞争行为突出。

在这份报告中,购物、外卖、社交网络、酒店旅游、音乐等商品和服务网络全部被点名。其中,外卖平台、快递行业、大型网络平台社区团购中的“二选一”行为凸显。

剑指“二选一”,反垄断的“大年”来了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执法检查组关于检查《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实施报告

互联网平台之间,关于竞争和垄断的争议从未远离。这些对市场影响较大的超级平台,利用自身在财力、流量等方面的绝对优势,让中小运营商被迫站队。对于没有进入自己系统的中小运营商来说,往往会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挤压自己的生存空间。从过去毫无遮掩地被“驱逐”,到现在利用流量限制、搜索阻断、排名下沉等技术手段干扰商家正常经营.这些超级平台将搭建壁垒、限制竞争作为赢得市场、巩固优势的手段,限制了市场的多样性和活跃度,同时也限制了长期的创新发展,严重限制了消费者自主选择的权利。

其二是当时正处于白热化竞争阶段的京东和当当2021年是反垄断工作大年

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的主页上,有一个名为“加强反垄断法

国家市场管理局官网今年开设了“加强反垄断执法”专栏

事实上,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展望了未来。去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内在要求,并提到“反垄断、遏制资本无序扩张应是下一阶段工作重点”。

从目前的几大动作来看,今年确实是反垄断工作的“大年”。

2月7日,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正式发布实施《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防范和制止平台经济领域垄断行为,明确“二选一”可能构成滥用市场支配地位限制交易。

3月15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网络交易监督管理办法》号文,要求网络交易平台经营者不得滥用优势地位,干扰平台内经营者的自主经营,不得对平台内经营者与其他平台的商业合作进行不合理限制或附加不合理条件。

4月13日,市监管总局等部门要求34家网络平台在一个月内对“二选一”的行为进行独立检查和改进,如果再犯,将受到严惩。

4月15日,国务院办公厅在通知文件中强调,要着力打破行业垄断,加强对平台企业的监管和引导。同日,市场监管总局对杨紫茳医药集团有限公司作出7.64亿元行政处罚,反垄断执法指向关系民生福祉的医疗领域。

4月22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规划(2021-2025年)》号文件,明确“十四五”期间,人民法院将加强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法审判,加大知识产权侵权处罚力度。

同日,市场监管总局在官网发布2020年反垄断报告。报告称,“反垄断执法取得突破性进展”,具体提到了加强平台经济领域反垄断监管的内容。

题外话,今年可以成为“反垄断年”。除了包括“二选一”在内的不正当竞争,以及层出不穷的垄断行为之外,边肖认为,制度层面其实还有更多条件。

在中国,反垄断职能分散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商务部和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等部委。但2018年机构改革后,反垄断部门被统一整合到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有利于解决反垄断部门多头执法的问题,也将提高反垄断执法的一致性、专业性和权威性。

现在,经过两年的磨合,我相信反垄断力量已经准备好了。同时,反垄断法也将取得新的成就。

4月2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发布了2021年立法工作方案,《反垄断法》修改稿被纳入“法律案第一次审查”,意味着《反垄断法》实施13年后将迎来第一次大修。

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在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反垄断法》修订稿最大的亮点之一就是将超级互联网平台纳入立法规制范围,并强调当互联网领域的经营者具有市场支配地位时,应考虑网络效应、规模经济、锁定效应、掌握和处理相关数据的能力等因素。从而把握了互联网经济和数字经济的核心商业模式和盈利模式,具有很强的针对性。这意味着互联网行业损害消费者权益的“霸王”合同现象将得到根本遏制,互联网垄断企业强制电商抢走sid的“二选一”潜规则将被打破

在前述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中,也提出了解决“二选一”问题的方案:建议认真研究平台特点,有针对性地加强监管。依法对互联网平台公司,特别是具有行业支配地位的互联网平台公司,在日常经营和系统监管中进行监管,对非法经营者进行教育引导,及时进行约谈,对强迫“两个选择”等破坏公平竞争、扰乱市场秩序的违法行为依法严惩,形成强大震慑。同时,建议司法机关加快公布一批遏制互联网平台恶性竞争的典型案例,为打击平台强制“二选一”等互联网不正当竞争行为提供指导。